“不用看我,我不可能打得过太乙仙王。”

黯语也看了看陆沉,眼中露出了无奈之色。

她有自知之明,自己才仙王后期,打个仙王巅峰还可以,若越一个大境界就无法作战了。

太乙仙王是仙域的顶级仙人,实力是仙王的不知多少倍,与仙王有着天壤之别,

甚至有句话说,太乙仙王以下,皆为蝼蚁!

她又没有陆沉的变态战力,怎么可能打得过太乙仙王?

既然是陆沉过去,也不见得打得过太乙仙王吧?

“太乙仙王,也分强弱,强的你肯定打不过,弱的就不一定了。”

丰言开口,却不对黯语而言,而是看向陆沉,“金蝉妖灵,对强的太乙仙王没有多大的诱惑力,对弱的才有。”

丰言这么一个举动,分别是针对陆沉,而不是黯语。

意思即很明了,黯语肯定对付不了太乙仙王,但在某个范围内,陆沉却是可以。

这一趟妖辰仙域,必须陆沉陪同黯语过去,否则黯语无法争取到她的大机缘。

“金蝉妖灵,为何只对弱太乙仙王有诱惑力?”

陆沉眼睛一亮,如此询问。

如果只有弱太乙仙王,那情况就不一样了,他可不止有一战之力那么简单。

“境界越低,金蝉妖灵的作用就越大,反之就越小,甚至没有。”“太乙仙王在仙域本是顶流,服用金蝉妖灵的效果不会高到哪里去,只有最弱的那些太乙仙王才有这个需求,强一点的太乙仙王需求不大了,基本不会浪费这个时

间去搞金蝉妖灵。”

“所以,去逮金蝉妖灵的那些太乙仙王,修为全是最低的。”

丰言看着陆沉,又如此说道,“而你的战力……能不能与弱的太乙仙王一战,能不能从他们手中抢到金蝉妖灵,你就看着办吧。”

事实上,他早看出来了,以陆沉的实力是可以走这么一趟的。

这个年轻的九龙传人,已经具备了与弱太乙仙王一战之力,有机会帮黯语得到那一份莫大的机缘。

“原来如此!”

陆沉恍然大悟,心中便有数了,又如此说道,“那我陪黯语走一趟,跟那些太乙仙王争一争,拼一拼!”

“那请过桥吧。”丰言呵呵一笑,趁着朝仙域桥打手势之机,靠近陆沉低声说道,“你不是还有一枚神丹嘛,就算打不过那边的太乙仙王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那枚神丹都能救你的

命。”

“明白!”

陆沉点点头,又如此询问,“不如我一个人过去,逮到金蝉妖灵再回来,这样就不用黯语跟着去冒险了。”

“没用的,金蝉妖灵是很特殊的一种宝材,一旦失去自由,很快就会死翘翘,死了就啥作用都没有了。”

丰言摇摇头,又如此说道,“所以,逮到金蝉妖灵的时侯,第一时间就要活吞,黯语必须在现场才行,否则你一个人就不用去了。”

“好吧,只能带上黯语了。”

陆沉叹了一口气,便携手黯语踏上仙域桥,很快便过桥而去,从光圈进入了另一个仙域。

踏入妖辰仙域的那一刻,便到了满地青翠的地方,到处是草原和绿树,甚至还有潺潺溪水而流。